您的位置:buyup集運 >> 手機遊戲

新型外掛層出不窮,《王者榮耀》再開反擊風暴,效果拔羣?

2021-01-08 15:28:37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2020年末,元旦前夕,《王者榮耀》的玩家們收到了一份特別的新年禮物,嘉興市海鹽縣公安局網警大隊打掉了名為“神手”的《王者榮耀》外掛程序製售團伙,給非法外掛製作銷售者再次敲響了警鐘。


src=http___i0.hdslb.com_bfs_article_1b7154ffaa82b66ef84d3452d19e8bd81fe0755c.jpg&refer=http___i0.hdslb.jpg


  但《王者榮耀》的外掛會因此一案銷聲匿跡嗎?顯然不會,這並非是首次破獲《王者榮耀》外掛案,可以預計的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這種影響遊戲公平競技的作弊手段還會存在,並頻繁出現在玩家視野中。為什麼能得出這個結論,這與外掛本身的發展有很大的聯繫,我們首先需要了解最主要的作弊手段——外掛產生的原因。

  2000年以前,國內遊戲市場以單機遊戲為主,玩家購買單機遊戲後即擁有遊戲使用權,遊戲過程中是否使用第三方軟件都由玩家自己決定。

  “金山遊俠”這個程序的名字很多單機時代的玩家都不陌生,它能夠通過尋找遊戲數值對應的代碼,修改經驗值或者金錢等遊戲數據。單機遊戲使用它並不會對其他玩家的遊戲體驗造成影響,也不會影響遊戲開發發行商的利潤,所以“金山遊俠”當時傳播的很廣。現在來看,“金山遊俠”已經可以説是一款專業的外掛。

  通過“金山遊俠”的功能,我們會發現,外掛本質就是通過修改遊戲程序來減少玩家的時間消耗的第三方程序。這個在單機遊戲世界中和平存在的事物,遇到網絡遊戲之後,突然顯露出它巨大的破壞力。

  2001年《傳奇》公測,在電腦還沒有普及、宣發推廣流程不成熟的條件下,不到10天在線人數超過1萬人,《傳奇》這款遊戲打開了國內網遊市場的大門,網遊自此崛起,而外掛也就由此開始井噴出現。

  2001年《傳奇》公測

  加速是外掛早期的形式,對引入國內的MMO遊戲來説,外掛通過加速可以獲取到比正常玩家更多的遊戲資源,這些外掛大量出現在遊戲中後,就會變相降低爆率、破壞遊戲內的經濟系統。正常玩家,玩家付出了時間但卻沒有獲得正常的收益,逐漸失去玩下去的動力,紛紛逃離,那這款網遊的壽命也就到頭了,這部分的影響過程較長,沒有那麼直觀。

  而外掛對網遊中競技部分的影響更明顯,2004年剛在國內運營沒多久的《魔獸世界》就出現過外掛加速角色移動嚴重影響玩家PK體驗的情況,險些沒迎來週年慶。

  《魔獸世界》戰場奪旗

  遊戲中競技元素越多,外掛產生的影響就越大。因為競技遊戲的核心就是四個字——公平競技,一旦被打破就毫無遊戲性可言。

  比如競技性很強的FPS遊戲《反恐精英(CS)》,玩家完全依靠槍法手感和戰術意識進行比拼。而透視等外掛的出現導致了玩家獲取信息的不對等,破壞了競技的公平性。有時我們能看到職業選手“弒神”,但畢竟不是人人都有那麼好的技術。

  《反恐精英(CS)》的透視自瞄外掛

  還有MOBA遊戲的前身《DOTA》,也被刷錢、全視野外掛入侵過,資源和信息的不對等破壞了遊戲的競技公平。

  《DOTA》刷錢外掛“褲襠掏錢”

  同時期遊戲中類似的情況不僅影響了正常玩家的遊戲體驗,對遊戲壽命的影響更直接關係到開發者運營者的收益,外掛的概念也逐漸確立,它也成為網絡遊戲的頭號敵人,像影子一樣隨着網遊一起發展。

  如今的外掛已經品牌化形成產業鏈,從製作到銷售,甚至還有售後服務。使用上更簡單,功能上更有針對性。就拿開始提到的《王者榮耀》外掛“神手”來説,它可以讓視野外的對手角色一直暴露位置,外掛使用者站在上帝視角能夠獲取更多信息提前做出決策,大大影響了遊戲雙方對抗的公平性。

  正常遊戲截圖,左上角小地圖看不到視野範圍外的對方玩家

  使用外掛的遊戲截圖,能看到小地圖上出現了視野範圍外對方玩家的位置

  《王者榮耀》外掛如此之多,和遊戲自身的體量也有很大程度的關係。2015年騰訊遊戲天美工作室開發的這款MOBA手遊開始運營,到2017年5月,不到兩年時間,《王者榮耀》用户規模就達到2.01億人,日活躍用户平均為5412.8萬人,而2020年日活躍用户平均為1億人,再次創造了手遊日活躍用户數的紀錄。

  再加上《王者榮耀》本身是款純競技手遊,比拼的是玩家間的操作和意識,自己操作水平不足又不想花時間練習的玩家,就會求助於外掛等作弊手段。《王者榮耀》活躍玩家基數太大,所以對作弊手段有需求的玩家也比一般向網遊更多,外掛開發者們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大的一個市場,為了滿足這些玩家的需求不斷的進行開發和更新。

  有人會説“《王者榮耀》外掛這麼多,主要是騰訊不作為”又或是“處罰力度太輕了,應該永久封號”。那面對這些層出不窮的外掛軟件,遊戲運營真的就不作為嗎?

  上文也提到了,作為網絡遊戲的開發、運營者,對於外掛一直是嚴厲打擊的態度。和大多數網遊運營團隊一樣,《王者榮耀》運營團隊幾乎每週都會發布公告,公佈部分對外掛使用者賬號的處罰明細。這一套針對外掛使用者的做法,是早期國內網遊代理商發現,通過報警+獎勵羣眾舉報外掛製作者並不能徹底打擊外掛,之後總結形成的經驗。雖然不能杜絕外掛,但能將外掛數量控制在一個較低的水平,確保大部分玩家在多數情況下都不會遇到外掛。

  至於處罰力度的標準,玩家往往更嚴格希望能徹底封禁使用外掛的賬號,但是這些使用外掛的賬號,更多情況下是被盜用的賬號,或是以極低的成本註冊、購買的新賬號,永久封號一刀切的話對外掛並不會起到打擊作用,還可能誤傷無辜,增加客服處理申訴的時間。部分玩家被誤封后,態度會產生180度的轉變,認為應該給他們第二次機會。

  所以遊戲運營一般會尋找一個處罰的平衡點,使用第三方軟件常見的處罰方式是封禁1-3年,嚴重的永久封禁,可提交證據申訴解封,《王者榮耀》官方也表示會繼續強化對破壞遊戲環境行為的懲罰。

  從近幾年遊戲運營對外掛的應對方式上看,並沒有新的套路出現,主要方式有四種:

  ①玩家自發舉報

  ②反作弊系統自動檢測

  ③公示處罰名單進行宣傳引導

  ④聯合警方打擊開發銷售者

  “將外掛功能做成遊戲內容”等方式並不適用於網絡遊戲,所以未列入。

  這四種方式,尤其是隨着第四種方式的力度不斷加大,對外掛製作者的影響也會更大,可能有希望重創外掛製作銷售這個灰色領域。沒有使用肯定句的原因,就是目前除了外掛軟件,又多出了“物理外掛”這一概念。

  原本的“物理外掛”是個別玩家突發奇想,使用物理形式,比如在電腦顯示器前放置放大鏡、在顯示器中心畫十字等方法,方便自觀察瞄準。

  絕地求生》開鏡後用放大鏡再放大

  之後技術宅們又製作出了像音遊演奏器之類的許多輔助工具。

  玩家自制《love live》手遊演奏器

  一般人看完這些消息會驚訝於這些玩家的奇思妙想,而外掛製作者會看到暗藏的“商機”,將這些物理外掛批量製作,並在網上售賣盈利。在某電商平台上很容易就能搜索到相關商品。一套物理外掛根據套餐提供內容不同,十幾塊到一兩百元不等。比較常見的就是專門為吃雞類手遊製作的連點按鍵。

  這些物理外掛大行其道的原因,就是遊戲運營商難以檢測玩家是否使用,沒有辦法做到去監控每一名玩家,就算使用技術手段對玩家電腦手機進行監控,也會產生法律和道德上的問題。所以,遊戲運營大部分時間只能苦口婆心的勸玩家自覺抵制,這種無奈的方法自然收效甚微。

  那麼,剩下的小部分時間裏發生了什麼事呢?廠商已經注意到這些物理外掛,也開展了行動。比如2020年9月,騰訊就促成了首個遊戲公司起訴外設廠商獲得勝訴的案例。上海飛智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為騰訊手遊《和平精英》開發了一款“蜂刺”產品,該產品採用電容隔空映射技術和長按連點模式,是一款為手遊《和平精英》打造的按鍵。玩家只需要按住扳機鍵,“蜂刺”就可以模擬出人體電場的作用效果,產生手機反應所需的高頻信號,做到自動以8次/秒的高頻率連續點擊屏幕的效果。

  “蜂刺”停產後在市場上銷售的“影刺”

  對此騰訊《和平精英》指出,“蜂刺”等連點器極大危害《和平精英》的公平競技環境,給玩家造成了負面的遊戲體驗。騰訊據此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裁定支持禁售妨礙遊戲公平競技體驗的帶有連點功能的涉案手遊案件設備。

  截取自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對本案做出的民事裁定書

  但是,我們會發現公佈的民事裁定書中,法院只是判令物理外掛生產廠商停止侵權、下架停售,由此可見法院認為在相關法律尚不明確的情況下,物理外掛只能算一種不正當競爭手段。受損企業騰訊向法院申請停止不正當企業銷售,但法院目前比較難進行更嚴厲的處罰(罰款、判刑等缺乏明確的法律依據)。

  因此法院只能依照騰訊(被侵權方)申請做出禁令裁定。不過,法院雖然不能直接對行為方(指本案中的飛智電子科技公司)所做出的行為本身做出懲罰,但行為方如果違反已經生效的法庭禁令,法院仍可以針對其違反禁令的行為進行打擊(那時罰款、賠償損失、甚至拘留或者刑事責任就可能被引入適用)。

  也就是説,製作銷售外掛軟件是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5年以下徒刑)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5年以下徒刑)也可能構成侵犯著作權罪(3—7年徒刑)。而上述罪名只針對遊戲程序進行修改的軟件外掛進行打擊。刑法上對於物理外掛的處罰情況尚不明確,只能依據民法,對物理外掛製造商處以停售、罰款和承擔賠償等責任。

  所以,因為現在物理外掛定義的不明確,在法律上它仍處於灰色地帶,如果要從法律層面對物理外掛進行打擊,還需要等待法律進一步完善。

  就現階段來看,外掛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將會繼續存在,外掛形式也會不斷進化,有需求就有市場,市場能帶來利潤,利潤會驅使更多外掛製作者出現。這種情況,可以套用保護野生動物的宣傳語“沒有買賣就沒有外掛”,玩家沒有需求,自然也就沒有外掛了。

  所以,關鍵還是在我們廣大的玩家。與外掛的鬥爭,不只是遊戲運營的鬥爭,也是玩家們自己的鬥爭。相信有一天,外掛終會以某種形式消失不見。